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章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她就用针给他扎成个蜂巢,看看能不能酿蜜。

  一边小皂隶上前凑趣,嘿嘿笑:“嘿,小鱼,头儿是怕你又见色起意,但那可是琴家三爷――琴笙,人称琴三爷,正是这琴园的主人啊!”

  楚瑜瞬间一呆:“他是江南十景里唯一的人景――九天飞雪凝冰骨,清风夜露月为魂的慈心琴神?”

  小皂隶笑眯眯:“小鱼姐既然知道,可别犯傻。”

  江南十景,九景是物,一景是人,天下闻名。

  楚瑜闻言,愣愣地看着那一袭雪衣将救出的幼小孩子温柔安抚好后,交给来迎的焦急母亲。

  那人一举一动,淡然飘逸浑然天成。

  但,片刻后他用帕子擦了擦自己被孩子握过的手,动作轻而仔细,随后漫不经心地将帕子扔进了火里。

  楚瑜微微挑眉,这样的动作在寻常人的身上看来,会显得方才那些温柔关心皆虚伪到了极致,但……

  他做出来却让人丝毫生不出恶感,更不在人前闪避,仿佛再理所当然不过,坦然而平静。

  周围也没有任何人脸上露出惊愕或者厌弃的神情。

  可……她心中还是莫名地觉得有些异样。

  倒是一边的小皂隶见她神色有异,低声道:“琴中神,只是因为神仙姓琴,但真神的是他那一双天工玉骨手,自然最是宝贵,据说绣出来的东西如同生物,能赋绣物精命,以前一幅天骏马王图,引得皇帝陛下的御马下跪。”

  “据说第二日御马监里的马儿都跟着绣物里的马儿升了仙。”楚瑜也笑眯眯。

  嗯,这个传说她也听过,不过听完心里只有两个字――放屁。

  “别再瞅了,快进园子救人,刚才老刘说有人冲出来了,说里头还有活人,可以顺路进去救人。”大胡子老胡对着自己妹子大吼一声,旋身就走。

  听着要进火场,楚瑜一惊,转头果然看见皂隶们围着一个浑身焦黑的人,那人痛苦得脸都扭曲,却不忘指着火场呻吟:“救命……救……。”

  她看向那一处冒烟的小门,想来就是这个人冲出来的地方,此刻冒烟没冒火,但是她还是担心,皱眉:“大哥,太危险了。”

  她虽然爱惜小命,但也不是不想救人,火场危险,最可怕的却不是火,而是火烧出的毒烟。

  可老胡面露焦色一心救人,转身披着水衣就冲进了火场:“你别进去,在这里守好了!”

  “哎――!”她拉之不及,只能看着她老大哥领着一群穿着水衣的皂隶们冲了进去。

  她瞪大了圆黑大眼,忍不住跺脚嘀咕:“鲁莽,没商量就往死里冲,真是找死。”

  骂是这么骂,但她一扯湿淋淋的水衣,把头脸和身上都罩住,还是跟着老胡和他兄弟们的脚步冲了进去。

  没错,她就是担心老胡,这人如果不是一向古道热肠,也不会捡了刚穿来就差点淹死的她了,但是热情加上鲁莽,容易送命,她得盯着。

  烈火灼灼,风助火势,在半空中如恣意疯狂地跳跃,如魔舞。

  出尘安静的素白人影不知何时走到了小鱼和老胡等捕快们冲进园子的入口,那里地面上躺着被烧伤的男子在痛苦地呻吟,而园子入口烟火渐盛,暗明不定,宛如地狱入口。

  素白修长的人影看了眼地上的男子,见那男子眼神惊恐万状,他精致薄唇翘起微笑弧度,温润悲悯。

  只是在地上那人眼中,只看见那凝视自己的一双琉璃瞳比常人仿佛大一圈,原本就比寻常人更浅,近乎琥珀色的瞳子倒映着森然的火光,诡美异常,竟冰冷似毫无人气。

  地面上的人慢慢地颤抖起来,一点点地竭力向后蠕动。

  素衣人淡淡地一挑眉,竟仿佛一点也感觉不到火焰愈发灼人,不披水衣,忽然转身款步进了浓烟滚滚的入口,素衣宽袖似无意掠过地面上蜷缩蠕动试图逃离的人影。

  匆匆提水赶来的皂隶看着他的优雅背影被吞噬,惊骇地掉了手里的水桶:“不好,琴三爷进火场去救人了!”

  “哐当,啪啦!”水桶罐子掉了一地,反应过来的人们各自尖叫了起来。

  “救人,快进园子救三爷!”

  没有人想到那神仙一般的人物竟能做到跟着捕快们进园子里以身犯险!

  外头炸了锅,没有人注意到地面上那逃出来的男子双眼圆睁,惊恐而空洞,悄无声息地……死绝。

  ……

  琴园

  火烟滚滚,呛人的味道几乎让人窒息。

  湖边,一栋精致华丽的小楼楼顶冒着火烟,摇摇欲坠。

  昏暗的楼内,却还有两道人影,一趴一伏。

  “唔……他娘的,混蛋……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楚瑜裸着半身,只着肚兜趴在一张桌子上,浑身冒冷汗,雪白的粉肩轻颤,眼前一片昏沉,后脑胀痛不已,嘴里却还忍不住有气无力地骂。

  但伏在她身后动作的黑影佝偻着身子,身体发颤,手上动作快得让人看不清楚。

  她只觉得背上一阵阵刺痛,眼前发黑,喉咙眼睛鼻子都让烟雾呛得发痛。

  她就知道跟着老胡进来没好事,还听他的吩咐分开搜索幸存者,结果她倒是找到了幸存者恶鬼一只。

  害自己成了这副死样子!

  那个乌头乌脸,满面烟灰的老头武艺极高,突然暴起敲她脖子,扒她衣服的时候,她不怕,但惊,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什么样的神经病竟然能在火烧屁股的时候还想着一泄兽欲。

  却不想对方剥光了她上衣,就把她丢在桌子上,却不知在她背上做什么,一阵阵似千针万刺的剧痛只让她知道――她想杀人!

  而她也确实这么干了。

------题外话----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绣色可餐 第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