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全本 阅读史

第20章

点击下载本书免流量阅读
+A -A

住了他的脸,让他那‘易容’过的脸看起来愈发的阴沉,身上那清风明月的气息也似乎变得诡谲阴翳起来,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阴寒下去,或者说――杀气一丝丝地溢出。

  这一回连楚瑜都感觉到不对劲,是她的错觉吗,琴笙的目光似乎落在她拽着金曜的手上,那目光森冷得如有实质,扎人得很。

  她心中打了个突,呃……她好像整金曜整过头了。

  脑子坏掉的琴笙,在别的事情上对她几乎可以用百依百顺来形容,除了――她‘离开’他这件事情上。

  “没有,只是小仙仙,你知道女孩子嫁人了……额……总会要多陪陪自己的夫君……至于前夫的孩子什么的……呸呸……。”楚瑜一边扯着金曜使劲掐,一边看着琴笙干笑了两声。

  但这动作在琴笙眼里看起来,两人却显得――极为亲密。

  “姓楚的,你想害死我们两个么,还不快松手!”金曜差点被她吓死,立刻白着脸低声咬牙道。

  这个死女人,这种时候还不忘记折腾他!

  “总之,就是小姑姑绝对不会离开琴笙……。”楚瑜这一次倒是从善如流,干脆地松了金曜的手臂,谄媚地改扑向琴笙的手臂。

  但话音未落,琴笙忽然抬手轻飘飘地朝着金曜一拂,淡淡地道:“金曜,不能和小姑姑在一起,否则,死。”

  他话音温淡,但是那一袖子罡风可丝毫不温柔,如狂风过境。

  金曜只来得及闷哼一声,就一下子被甩进了竹林,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呼远远飘来:“主上~我宁死也不会娶……。”

  最后一点声音,消散在风里――小竹林后是一片悬崖。

  “小姑姑。”琴笙低头看着挂在自己手臂上的楚瑜,忽然伸手轻抚上她细致的脸颊,指尖一点点掠过她肌肤的每一寸滑腻,似在抚摸珍宝,又似要抚到她肌肤下每一寸骨骼。

  楚瑜被摸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咽了咽口水,软软地应:“嗯?”

  琴笙轻轻柔柔地开口:“不可以嫁人,也没有小姑夫和后爹,小姑姑说过绝对不会离开我。”

  他的声音平静,精致的琥珀眸里凝视自己的目光异常温柔。

  温柔到让人――毛骨悚然。

------题外话------

  嗯嗯,发点儿糖,么么哒,新年第二天,快快乐乐,么么哒~

  

☆、第二十五章 我喜欢你的没节操

  “……。”楚瑜却听出了他话里的阴翳,就像个被抢了大人关注的少年。

  她看着窗外倒了一片的林子和远处寒风阵阵的悬崖口,打了个寒战,立刻点头如捣蒜:“没有,都没有,只有笙儿。”

  ――妈呀,这娃的嫉妒心简直可怕!

  ……*……*……*……

  第二日一早

  楚瑜起床洗漱完毕,换好了琴学的学服,又照着老例服一勺勺地喂了琴笙喝牛乳,一边替他擦了脸,一边道:“一会去上学,你跟着我就好,不要多话,不管任何人说我什么,都不要随便出手揍人。”

  琴笙微微蹙眉,温温淡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疑惑:“为何?”

  楚瑜暗自叹了一声――神仙,照着您大爷这一出手,这琴学里的人十有八九都非死即伤。

  她倒不是存了什么慈悲心肠去怜悯那群官宦权贵子弟,而是担心事儿搞大了,她就要被送回乾坤院关起来,别想溜了。

  “总之听小姑姑的就是了,待我叫你出手,再出手,乖。”楚瑜温柔地哄道。

  琴笙沉默了一会,忽然轻声道:“不去了。”

  楚瑜疑惑:“为啥,小姑姑可不是会被欺负不还手的。”

  琴笙却忽然别开脸,白玉般的脸上慢慢地浮上一丝诡异的红色:“姑姑,帮笙儿沐浴可好?”

  楚瑜一呆:“啊?”

  仙仙的三爷昨夜没洗澡,没洗澡的孩子不肯去上学!

  仙仙的琴神不会自己洗澡!

  仙仙的笙儿不干活!

  琴学学训有一条――立身当自立,不允许任何人带仆婢,不管是何等身份的公子贵女入了琴学都要自己打理自己的事情。

  偏偏立下这条规矩的家主大人,就是个娇气的大神,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仙儿!

  楚瑜才不信曜司的人会不知道自家主上的德行,那群混蛋必定是故意看着她辛苦搬水!

  当她再次吭哧、吭哧地将一大桶水倒进水桶之后,看着还有大半空荡荡的豪华紫檀木桶,累成狗的楚瑜终于忍无可忍地朝着窗外嚎了一嗓子:“金曜,你再不找人出来打热水伺候你家主上,我等会就把仙仙剥光给办了!”

  果不其然,此狼嚎一出,如利剑biubiu直射,门外树上立刻就传来一阵咳嗽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

  过了一会窗边露出一张表情阴沉的清秀面容,他一边冷冷地看着楚瑜,一边摘掉自己头上的树叶,却没有说话。

  楚瑜一边抬手擦了下自己额上的大汗,一边睨着他:“你,你是金木水火土里的哪一只,金曜呢,摔死了?”

  “火曜。”那年轻人只冷冷地扔下两个字,身形轻盈地跃入窗内,提起桶又跃出了门外完全不搭理楚瑜。

  楚瑜却看出来了他这刻意与她保持的距离里除了满是排斥、谨慎之外,还有三分――忌惮。

  她忍不住挑了挑眉,暗自嗤笑,哟,这是终于长记性了――知道她这条鱼会咬人,还能咬疼人了。

  不一会,热水很快就打满了,琴笙悠悠然然地从隔壁走了过来――他的卧房和楚瑜的卧房之间有一扇相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绣色可餐 第20章